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十八章 人间别久不成悲

作者:一度君华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“死到临头了,还有时间谈情说爱。”柯停风语声冰冷,却已经在给殷逐离左臂放血。

    殷逐离维持着一动不动地姿势,语声也轻:“很自私是不是?可我就希望他记着我,因为只有这样,我死之后,他才会护着我的家族。”

    柯停风看着那血全部成了黑色,心中亦是焦急万分,而见到殷逐离波澜不惊的神色,他心下略安:“不用担心,也许没有那么坏。”

    他有一种惊世骇俗的想法——给殷逐离换血。那毒随血而流,即使她止住了大部分血液,却仍旧危险。余毒不清,性命难保。他将想法说给殷逐离听,但也没有多大把握,殷逐离虽然体质甚好,但她如今毕竟身怀六甲。

    殷逐离闻言声音平淡得不像是在交托自己的性命:“如果不试,我会如何?”

    柯停风斩钉截铁:“会死!”

    殷逐离就笑了:“那你在犹豫什么?”

    柯停风真的开始给殷逐离换血,他收集了合适的血样,找了数十个宫人,轮流供血。殷逐离先前还有意识,到后来就不甚清醒。血液右手进右手出,十五个御医轮流辅佐照料,她时梦时醒,一声没哼。

    沈庭蛟放弃了所有的政事,半个月没有上朝。朝中上下似乎也感染了他的阴霾,一片沉郁。这些日子他大多时候守在殿外,却从不进去。御医本就紧张,他若在场,他们恐更是拘谨不安吧。

    半个月后,殷逐离瘦得脱了人形,沈庭蛟第一次被柯停风“恩准”进去看她。她还笑着调侃:“好不容易养起来的膘,全搭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沈庭蛟将脸埋进她的长发里,一声不吭。殷逐离右手揽了他的腰,颇有些惊疑:“九爷也瘦了。”

    沈庭蛟抬头,轻轻吻过她的耳垂、颈项,小心翼翼如同亲吻一件稀世珍宝。

    这一次中毒,彻底坏了殷逐离的健康,她甚至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得不躺在榻上一动不动。她本就是个好动的,突然被困在这方寸之地,多少有些不习惯。可哪怕只是稍稍的抬手,她也会觉得呼吸困难。

    殷氏几次入宫探望,但她身边御医轮流照料,母女二人也说不上什么话。沈庭蛟怕她无聊,找了许多趣闻野史读给她听,甚至将政务都搬到昭华殿来处理。

    昭华殿终于安静下来,宫人们走路都小心翼翼,生怕有半点惊扰到她。特制的薰香带着中药浓涩的气味弥开来,盖过了花香。殷逐离开始习惯睁开眼睛便看到沈庭蛟,他经常吻着她的额头安抚她。没有人知道他心里的恐惧,每一次殷逐离睡下,他都担心那双眼睛再也不会睁开。

    而殷逐离再也没有过问曲凌钰的下落。她恨了曲天棘半辈子,但她对曲凌钰没有半点恨意——她觉得这个女孩子有些像当年的她。于是去留生死,她也不想再追究了。

    经此一事,沈庭蛟终于也意识到宫中地道太危险,待殷逐离病情略稳,他就将其送回殷家大宅养病安胎,又命工部废去地下密道——如果一个帝王需要从密道逃生,那么他生或者死,又有何区别呢?

    殷逐离在殷家大宅,饮食供应仍然是内务府贴钱,她并未有半点收敛,而朝臣们也终于忘记了她的骄奢淫逸,现在的情况就是——如果皇后想把天捅了个窟窿,嘉裕帝就会去搬梯子。

    次年一月,殷逐离终于产下一个小皇子,柯停风也不善接生,沈庭蛟预备了三十个经验丰富的产婆,又有整个太医局的御医备用,再加上柯停风掠阵,总算是母子平安。

    只是小皇子也不可避免地被毒性影响,生来体质不佳,连哭也会憋得脸色发紫。

    殷逐离生平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孩子,虽然觉得很丑……但总也贪个新鲜。可没玩两天她就不耐烦了——小家伙太能哭了!宫里有乳母,照顾孩子比她周到,她也就当个甩手掌柜,将孩子往乳母那儿一丢,不管了。

    闲来无事,她重又恢复了往日的荒淫生活。秦师经常见着她就怒喝:“殷逐离,你又做新衣裳了!”

    殷逐离自然是不会管他的,反正衣服照做、首饰照添,大白菜依然只吃拇指大小的菜心!沈庭蛟又开始了吃剩菜的日子。

    兴禾五年,五月中旬。殷逐离的身体终于勉强恢复正常,能够做些日常之事。但骑马打猎等剧烈运动仍是万万不行的。身体好些之后,她所做的第一件事,是出宫,祭拜唐隐。沈庭蛟虽然什么都没说,那一日却不得展颜。

    殷逐离有一段时间没有来过唐家祖陵,她虽与唐家不对盘,如今却毕竟是皇后,护陵人并不敢阻拦,只得派人禀报唐老夫人。

    殷逐离抱了一坛好酒,也没带旁人,径直行到了唐隐墓前。那石墓经年打扫,没有任何杂草或者尘垢。她靠着石碑坐下来,将酒倾了半坛在地上,经久不见,相顾无言。

    唐老夫人满面怒容地赶来时就见着殷逐离——如今的文煦皇后,她倚碑而坐,置短笛于唇际,吹一首听不出来来处的曲子,她身体初愈,底气不足,笛声也如风中烛火般微弱。五月的天湛蓝无云,几缕阳光抚过她素色的长衣,笛声低哀婉转,这浮生多少爱恨,都这样匆匆地过了。无数的来处、同样的归途,当恩怨入土,故事结束,未愈的伤痛又交由谁来细数?

    唐老夫人缓缓离了那座石墓,对护陵人轻轻地叹:“随她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夜间沈庭蛟仍过来昭华殿留宿,殷逐离半夜醒来,见他仍俯案,以朱笔批着奏章。她中毒之后受不得烟火气,这居住的宫室里就全都换上了拳头大小的玄珠,光线十分柔和。沈庭蛟那夜穿了件白色锦衣,外面披着金色的风氅,长发如水般倾泻而下,如午夜春江畔,月下谪仙。

    殷逐离下榻,缓缓行至他身边,从他身后环抱着他,将下巴搁在他肩头。沈庭蛟本有些不悦,但他对撒娇的殷逐离是完全没有抵抗力的,故而开口时声音也还算轻柔:“时辰还早,乖乖睡嘛。”

    殷逐离不自觉,轻咬他的耳垂。自殷逐离有孕之后,沈庭蛟对她就一直克制,尽力不和她亲近,免得自己控制不住。如今面对她的主动地示好,他明显难以自持,但他心里还是有些鼓气:“今晚不怀念你师父吗?”

    殷逐离不由得笑出声来:“才多久没调教,我们家九爷尾巴就要翘到天上去了哦?”

    沈庭蛟冷哼,但见她身体好转,他心里也是高兴地,而且他还喜欢殷逐离称他为“我们家九爷”,这个称呼比陛下更讨他欢心。

    “柯大夫说……你可以了?”

    殷逐离揽着他的腰,手已经开始不规矩了:“九爷都问了他那么多次了,他要再答不行,怕是要被拉到菜市口腰斩了吧?”

    沈庭蛟脸色有些发红,殷逐离轻笑一声,本来抱他,想想终究还是不敢使力,揽着他上了榻。沈庭蛟心猿意马,那朱笔在奏折上滚了一滚,留下一匝朱砂。

    殷逐离不是个老实的家伙,她沿着沈庭蛟雪色的肌肤一路吻下去,颇有三月不知肉味的急切。沈庭蛟恐她太累,一路百般配合,不时还柔声道:“慢些,累吗?”

    殷逐离坏笑:“九爷放心吧,臣妾不会拿命来拼的,不然以后九爷再哭鼻子,连个递手绢的人都没有,多可怜哪。”

    沈庭蛟彻底面红耳赤:“朕什么时候有哭鼻子?再胡说八道,抄你全家!”

    殷逐离立刻接嘴:“九爷,其实臣妾和您才是一家……”

    六月,殷逐离开始重新接手户部的事。因为沈庭蛟吃了将近一年的剩菜,也足有一年未添置任何新衣,皇宫更有一年未更换任何用具,文武百官们(至少表面上)也都养成了节俭的好习惯。毕竟皇帝都穿着旧衣服,你一身金光闪闪,不是找抽吗……

    而所有人当中,只有殷逐离一人金光闪闪,鉴于她做事还是颇为靠谱,大家对她的穿戴都麻木到不能察觉了。

    七月份,民间有传言,道皇后娘娘之所以能够躲过一劫,皆是因为她的几件首饰。这几件首饰可不是一般的首饰,材料昂贵、作工精巧都是其次,最重要的是这是经过方圆寺的几位大师开光、在佛前享尽了数年香火的灵物!

    传说女子带着它们不仅可以逢凶化吉,更可以拴住心爱男子,令他一生一世只钟情于自己一人!这话一出,还是挺有些可信度。

    首先,殷逐离有钱,她能戴在手上的首饰,价值根本就不容置疑。再则,她这次遇险确实万般凶险,但她化险为夷了,她还母子平安了!最后,她又凶又骄横,可帝君沈庭蛟还真就钟情于她,从无别意!这其中说没有猫腻,是个人也不相信!

    于是有关皇后娘娘首饰的议论,越传越玄妙。

    终于这一日,殷家新铺开张的时候,殷逐离放话出去——将自己一百余件受过方圆寺大师佛法加持的首饰公开展览。此话一放出来,各地富豪纷纷拥美而来。女人想得好——这么样的宝贝,能见上一回总也算不枉此生了!男人想得更好——反正这位皇后也只是展览,又不能卖,带女人看看就好了。倒是听闻这位皇后也是绝代佳人,能见上一面,总也算不枉此生了!

    如此一来,殷家商铺开张那天,场面简直是人山人海。殷逐离如约出示了自己的百余件首饰,每件都挂在一个水晶盒子里,透过纯净的水晶看珠宝,别有一番美感。女人们目露凶光,男人们偷瞄殷逐离。

    殷逐离当日穿着皇后的宫装,其艳丽威严令群芳都成了朝凰的雀鸟。这般再看这些首饰,竟然如同自己和那凤冠宫装的距离一般。殷逐离见火候差不多,这才缓缓开口。先讲了一通“欢迎光临”的场面话,然后切入主题:“今日来的都是大荥有头有脸的人,这百余件首饰,殷某希望能为其觅得良主。”

    女人们一听就心抖,男人们一听就腿抖——殷逐离亲自出手拍卖的东西,得大出血!但这时候面子要紧,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,自然得拿出底气。

    殷逐离将竞价的事都交给了郝剑,郝剑是这方面的能手,当即就找了十数名女子上前试戴,那众目睽睽之下,明珠耀躯,岂能不心动?

    第一件南海珍珠冠,串粉色明珠一百零八颗,受方圆寺香火两年,皇后嫁作福禄王妃所戴的凤冠,底价一百二十万两,最终成交价一百六十万两。

    第二件累丝黄金镶蓝色碧玺手镯,颜色纯度绝佳的蓝色碧玺,殷逐离出嫁配饰,底价八十万两白银,最终以八十九万两白银成交。

    第三件……

    面子当前,男人们都疯了。殷逐离将百余件首饰卖出了制造成本的四十倍。

    小皇子取名沈卓阳,半岁,还不会说话,殷逐离跟养小狗似的,有时间逗他几下,忙起来一天到晚都不露面。他反倒和沈庭蛟在一起的时间长些,反正爷俩都经年待在宫里,沈庭蛟闲下来便会将他带在身边。

    殷逐离负责钱粮税赋,边关的粮饷运输也是大事,更兼之殷家事物,她一直很忙。好在她善于放权,敢用人,事虽然多,却也不至于力不从心。偶尔哪里河工督造,她前去视查殷家产业的时候顺便就一并兼管了。没有钦差大臣的排场,但官员都知道她的脾性,贪与不贪只是一个度。只要不过分,她不会追究。但如果超过了这个尺度,她下手可也是没有任何情面可讲的。

    她和这帮人本就合得来,偶尔喝个小酒、听听曲儿什么的,没有她大家还觉得不热闹。只是这些事自然只能背着沈庭蛟做的,一旦被他发现,必然又要大发雷霆。好在他是皇帝,要发现这些事也不容易就是了……

    八月,正逢大荥王朝会试之时,各地举人云集长安。沈庭蛟一直亲自主考,也十分繁忙。一直到八月末,殷逐离替他批阅奏折,猛地看见待定的三甲名额——傅云海、邹同、唐彦。她拿了朱笔,轻轻勾了最末一个名字。

    名单未经沈庭蛟,直接被抄送了下去。三鼎甲出来,今科状元唐彦,榜眼傅云海,探花邹同。沈庭蛟为此勃然大怒,扬言要追究殷逐离欺君罔上之罪。朝堂之上,他大声怒斥,洋洋洒洒列了殷逐离十多项罪名。

    群臣惊惧,吓得缩着脖子不敢吱声。殷逐离站在他面前,待他都说完了方一抹脸,不以为意地道:“不就是个新科状元嘛,着什么急啊,唾沫星子都喷我脸上了。”

    沈庭蛟怒急,他决心这次一定要拿出帝王的威严,决不能再纵容她:“来人,将殷逐离给朕拿下!削去右相一职……”

    朝臣也想进言,但自古天威难测,谁敢轻捋虎须?朝堂上安静得落针可闻,殷逐离垂着头待他说完,有侍卫进来押她出去的时候她方轻声道:“古人云色衰则爱弛,想不到臣妾容色未衰,陛下恩爱已弛。”

    那语声太过自嘲,沈庭蛟一怔,金銮殿上殷逐离负手而立,身姿英朗,紫色的朝服在她身上透出七分尊贵,三分清华,她回眸一瞥,宛若深山月光色。沈庭蛟的节操就碎了一地:“朕……朕爱未驰,只是这事是你能干涉的吗?你这么做,确实也不对嘛……”见殷逐离不语,他走下帝座,又转了两个圈,“下次不准了!”

    殷逐离拱手:“臣知罪。”

    沈庭蛟点头:“那……退朝吧。”

    群臣倒塌。

    当日下朝之后,殷逐离见到一个人,着浅色长衫,身姿伟岸。那神情气度,像极了唐隐。殷逐离抬眸而望,仿佛整个长安的日光都凝结在她眼中。那个人缓缓走近她,语声带着似曾相识的温雅:“彦儿的事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殷逐离阖目再睁时,笑容已淡:“不谢,反正我也不是为了你。”

    那人轻点头,转身行入漫天阳光之中。殷逐离望着他的背影,她知道这个人是谁——唐隐的弟弟,唐锦。也是唐彦的父亲。

    良久,身后一声轻咳唤回了神游中的她,何简神色严肃:“你甘冒欺君之罪,就是为了他?”

    “他?”殷逐离轻抚腰间玉笛,笑意缓缓绽放,“何相,就算是大荥律法,也没有规定不能缅怀故人。”她行住户部,那阳光洒在身上,紫色的朝服辉映着光,只余温暖,不觉悲伤。

    唐彦成了沈庭蛟的一块心病,这个新科状元像是随时提醒他自己头上这顶严严实实的绿帽。如今他高高在上,要挑出这根刺可谓是轻而易举。他只是顾忌着殷逐离。

    十月初二,嘉裕帝万寿节。因着国势日上,殷逐离也就大方地出了一笔钱,在宫中大肆操办了一番。宫中设宴,自然是群臣相贺,各方使节来朝。其场面之隆重不必赘叙。

    及至夜间,殷逐离带沈庭蛟出了宫,回了先前的福禄王府。沈庭蛟将这里赐给了殷逐离,是名义上的右丞相府。但音缀长居宫中,这边也来得少。好在园林经管得当,并未有颓败之势。

    王府有以前的旧仆,如今也升了总管。殷逐离命人搬了酒,另做了几样小菜,仍在湖边平坦的青石上与沈庭蛟小酌。当夜上弦月,秋风掠过湖面,挟裹着月桂的暗香。

    殷逐离亲自煮酒,沈庭蛟坐在虎皮锦垫上,宫宴中他喝了不少,这时候双颊仍带胭红,眸子里倒映着明灭不定的火光。殷逐离把着玉壶斟酒,眸子里却映着他:“今日,是陛下二十三岁生辰,我们成亲……七年了吧?”

    沈庭蛟微怔,许久才点头。殷逐离倾身为他斟了半杯酒,那琥珀色的酒汁挂在杯壁,晶莹通透:“七年前的殷逐离,和七年后的我,已经改变了许多,陛下。”沈庭蛟微愕,抬头看她,她浅笑如风,“七年前,我确实心仪着他,我六岁就拜他为师了,十五年,他陪我邹谷最懵懂、最艰难的年月。曾经我对他亦确实存过非分之想,”她笑得自嘲,“如果他选择不同的路,我会陪他走到最后。但是七年后的今天,现在坐在你面前的殷逐离,改变了。”

    她拈了一片枯萎的枫叶,轻轻搔过他的脸颊:“时隔七年,有些东西终于可以看得清清楚楚。我想,我对他的感情,同他对我的感情,终于同步了。”她揽了沈庭蛟的肩,见他眸中似有醉意,就着他的手饮尽了他杯中残酒,“从我决定同你返回长安开始,你就不是我次要的选择,明白吗?”

    沈庭蛟抬头直视她,她的神色平静淡雅,眸子里停泊着三月温柔:“你是一个意外,自始至终,我没想到我会在这朝堂纷扰之间逗留。所以……”她缓缓握了他的手,在唇边轻轻一吻,“我不是在演戏,你是我的奇迹。”

    沈庭蛟倚在她怀里,七年,也许不能胜过缺席的戏份,但他还有很多个七年,可以陪她行至水穷、坐看云起。他又倒了半盏酒,猫儿一样倚在殷逐离怀里,寻了个最舒适的姿势清啜,他第一次觉得两个人的距离那样近:“你并不需要忘掉他,我只是不希望我们之间总隔着一个他。又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对你好……我也可以拭你之泪……”

    殷逐离清啄他丰润的唇,语声低沉:“嗯。那么,我们今晚是不是该做点正事了吗?”

    沈庭蛟本就饮酒过量,眸子里都是闪亮的水光,他将杯中酒喂给殷逐离:“我们好像没有喝过交杯酒?”

    殷逐离笑骂:“那还不是你自己不愿意吗?”

    沈庭蛟起身,将两盏酒樽斟满,琉璃盏在炉火中光华熠熠:“喝吗?”殷逐离接过,与他交臂而饮,不过一杯酒,两个人却都如一场仪式般郑重。与其说是交杯,不如视为交心。

    不料这杯酒彻底将沈庭蛟放倒了,殷逐离百般摇晃不醒,只得苦笑着抱他回房:“喝不了你早说啊,就这怂样还拭我之泪,我用来擦屁股都嫌膈应……”

    时日在继续,沈卓阳学会了走路,学会了说话。他特别亲近沈庭蛟,第一个会叫的也是他父皇。殷逐离不以为意,平日里对他管教甚为严苛。他经常不平,觉得殷逐离所有的宠溺和宽容都留给了沈庭蛟。对此殷逐离只同他讲过一次:“那是因为母后会陪着你父皇一辈子,他不用担心如果母后不在身边又当如何。可母后不肯能陪着你一辈子。你是未来的储君,这朝堂不会纵容你,天下更不会。你能依靠的,只有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沈卓阳四岁拜了秦师为太子太傅。秦师跟殷逐离不对盘,经常在殿堂上因政见不一而起争执。以至于有一天他上完折子突然觉得浑身不自在,左右一看,才发觉殷逐离前往河南巡视春耕和河工了。

    沈卓阳七岁那年,喜欢上了秦师的小孙女,被秦师怒训了一通。秦师告知殷逐离,殷逐离大喜,对着沈卓阳就是一通鼓舞:“喜欢就告诉她吧,男子汉大丈夫,肝癌敢当!”

    沈卓阳于是开始追求秦师的小孙女秦嫣,为此秦师将殷逐离恨了个牙痒,每每遇见,总要互相奚落一番。

    兴禾九年,太子太傅秦师重病,以为临到弥留,命家人带话给殷逐离:“其实嫣儿做你的媳妇,老夫很放心。”

    结果话带给殷逐离后,殷逐离和沈庭蛟找了柯停风,又带了宫中医术精良的御医一并过去,他又没死成。此事每每被殷逐离嘲笑,二人斗嘴依旧。

    某日,殷逐离私纵案犯,将沈庭蛟亲笔判下的案子发回大理寺,擅自交由范珉重审。沈庭蛟自觉颜面受损,在朝堂之上将之痛斥一番,怒不可遏。群臣垂着头扮演木头人。

    他火未发完,殷逐离凑近他轻轻说了几个字,他态度陡变,连怒容也收了起来,一脸狐疑:“真的?”

    殷逐离耸肩,他在群臣目光的注视下干咳一声:“那谁,范珉啊,办案如有困难,可直接上报于朕!”

    群臣绝倒。

    下朝之后,殷逐离照例去户部,一众大臣围着她:“殷相,您到底跟王上说了什么?如何他突然就转怒为喜了呢?”

    殷逐离初时不语,他们追着问:“殷相,大家都是伺候王上,您说出来,以后臣等心里也有个谱不是?”

    殷逐离摇头:“这个理由你们用不了。”

    这次连秦师都不信:“有什么理由是别人全都用不了的?”

    殷逐离一脸坦然:“我告诉他我又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群臣再次滑倒,最后还是赵毓小心翼翼地开口:“您……真怀上了?”

    殷逐离举步往前走,阳光为她镀上一层薄金,她笑意浅谈:“不过逗他乐乐……我们王上啊,有时候还真是单纯得可爱。”

    群臣倒塌:“殷相,你那是欺君……”

    嘉裕帝沈庭蛟一生惧内,且没有主见,世人多如此评价。之不能否认的是,他在位期间,政治清明、黎民安定,一个久经战乱、百废待兴的王朝渐现了富庶的初象。

    史官写着这些杂论的时候,殷逐离正等着嘉裕帝批完折子睡觉。沈庭蛟懒懒地倚在她怀里,搁了手里的朱笔,见那仍堆积如山的奏折,做泫然欲泣状:“逐离,朕困了。”

    殷逐离正在看书,闻言低头,见他案上堆积的奏疏就大怒:“谁让你昨天又和张青出去斗蛐蛐了?休想偷懒,赶紧把奏折都批了!”

    沈庭蛟回身揽着她的脖子,猫儿一般慵懒:“可是朕困了嘛。”

    见他却是昏昏欲睡,殷逐离敲了敲他的头,却终是搁了手里的《货殖列传》,缓缓执了那朱笔,将剩下的折子继续批下去。她的侧脸在玄珠的柔光下略褪了刚毅,显得温雅恬淡。

    其实那青史毁誉不过秋水一泓,却消遣了太多英雄。英名骂名从来只在世人口中,而我只在乎今朝魂梦与君同。

    沈庭蛟闭上双眼,听见殷逐离轻轻地哼唱一首小调,秦嫣养的那只猫喵的一声跃过拱檐,深宫的夜静谧而安详。

    (完)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